基·茶

请把博客名称反过来读

暗号

※当一个人韩张不足的时候,就会做出一些……特别羞耻的事情。





     张新杰看看墙上的挂钟,现在是晚上8点。

      韩文清坐在沙发的另一边,在落地灯下拿着平板看荣耀比赛,游戏音效回荡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  张新杰合上手中的书,走过去,把落地灯的光线调暗。

      韩文清察觉,抬头看着他。阴影打在张新杰脸上,睫毛投下浓重的阴影,他推推眼镜,道:“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张新杰起身走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,从浴室传来唰唰的水声,他放在手中的平板,起身,推门。

      张新杰没有锁门,一推开门,韩文清就被水汽笼罩了。

      洗脸池的镜子被水汽笼罩只能模糊地看出人的轮廓,浅蓝色的浴帘上映出一个模糊的人影,水声从浴帘后面传来,韩文清一把拉开了浴帘。

      张新杰在费力地给自己扩张着。

      张新杰垂着头,露出白皙的背部。头发被水打湿后显得更黑看不出反光,漆黑的发尾贴在张新杰白皙细长的颈子上。脖颈向下,肩胛骨微微突出,脊椎微微弯曲一直延伸向下,摆成一条精密优美的曲线。他转过头看向韩文清,由于没戴眼镜,他的眼睛下意识地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队长,再等5分钟。”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,张新杰的声音听上去依旧很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韩文清没有动。

       “队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文清脱掉自己的外套扔在了洗脸台上,穿着黑色的工字背心,一脚跨进了浴缸,揽过张新杰的脖颈,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绵密的亲吻中,韩文清找到了张新杰的手,他磨搓着那只细长的手,然后撑开它,将自己的每根手指和它相扣,然后抬起,有些粗暴地按在墙上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站在花洒下接吻。韩文清将张新杰整个压在墙上,他左手揽着张新杰的腰,右手扣着张新杰的左手固定在墙上。把张新杰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掌控下,哪里都去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唇瓣和唇瓣缱绻缠绵,口腔被侵略着,张新杰漏出了小小的呻吟。

     “队长……去……去床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张新杰的一切都很规律,包括性事,周六,晚上8点到10点,床。雷打不动。

      “不,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一心想同他较劲 ,他收回左手,用大拇指爱抚着张新杰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“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张新杰眯起眼睛看着韩文清,修剪得极短的头发被谁打湿依旧刺棱着,水从头发上滴下来,锋利的剑眉微微皱了起来,漆黑的眼睛自己,坚定,认真,好似笃定自己一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张新杰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是的,我的确会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"别超过半个小时。"

       他说着伸出右手,环上了韩文清的脖子。


评论(18)
热度(160)

© 基·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